所有见不得人的脑洞。ooc的,狗血的,可能还有要发车的。
我写东西多半为了发泄。
YOU HAVE BEEN WARNED.

忽然想起来一件事

关于前头那辆车,忽然想起来可能需要一个明知故犯声明。这是一个政治正确问题:无论如何,教练和直接主管的队员都不应该在一起,就像老师与直接教授的学生、上司和直接隶属的下级不能在一起一个道理。因为涉及权力掌控,老师是给学生打分的人,上司是给下级考评的人,教练是有权选运动员参加大型比赛的人。被管控的一方有时以为自己是自愿是真爱,其实仍然是被隐形胁迫的。但是只要失去了管控关系,比如教练跟不是自己主管的队员、老师跟不是自己教的成年学生,就可以自由的恋爱,不涉及道德问题。
但我还是克服了对自己的道德谴责和鞭笞,因为在性里操纵管控和反控的张力和对抗太性感了。只幸好我知道的大赛里头,小藏獒往往都是自己直通打出来的...

 

[科梁]控制权

OOC。车。

点这里

 

有毒。

拉郎CP有个特别大的坑,就是误会和疏远。具体要看设定,但有很大几率堵不死。打个比方,我们拉个萧景琰和胡八一的郎(咦?斯德哥尔摩的粽子?),或者干脆拉个洪少秋和凌远的水仙得啦,凌远对洪少秋一见钟情,但是发现怎么蹭都蹭不热,焦虑伤心了一阵子,就丢开手了。然而洪队其实也是一眼万年,可是涉密任务啥都不能说不能动,任务完成都不能解释,任务中洪队被折磨得九死一生,唯一希望就是回去能见到凌远能追他,他们也许能天长地久地腻在一起开心。终于拼了命一身伤爬回去见他,凌远却已经被焦躁和伤心磨得一点感觉都没有了。即使觉得可能有内情,当时那种雀跃甜蜜也是渣都不剩了。
这么现实而又烦人的脑洞……但是其实也能掰回HE,毕竟感...

 

[诚台楼]

warning:

为了肉而肉。就是为了肉。

大写的OOC。粗口。参与各方都是自愿的轻微bdsm。

nc17部分只有诚楼和台楼,但这个背景是三人之间两两双箭头。(不然根本维持不下去!)没有实质性的肉,诚台tag就不打了。

简书

 

整boOOC预警

见不得人的脑洞嘛,ooc的,狗血的,可能还有要发车的。
我写东西多半为了发泄。
YOU HAVE BEEN WARNED.

 
2016/5/16    

[苏蔺]ooc脑洞预警

“哥哥,疼不疼?”
以前那个白白软软的小娃娃,在努力伸长小短手帮他包扎的时候这样小心翼翼地问他。
如今这个白衣染尽了深深浅浅血迹的青年,破损的嘴角噙着疯狂绝望的笑,看着他,嘴唇翕动:“苏哥哥,好疼啊。”
你下令射我的箭扎得很疼。将官拖着头发把我掼在地上摔得很疼。可这些都不如你的沉默和怀疑来的尖利可怕。
苏哥哥,我又疼,又害怕。
你为什么不肯看我一眼?
长苏。梅宗主。少帅。
不是我。真的不是我。
……算了。
我好想琅琊阁。下雨的时候山中云雾缥缈,茶香里头沁着雨气。松鼠抱着尾巴躲在松针底下避雨。为什么要选松树啊?!
但是哪儿都好。哪儿都不是这儿。

 

© 何草不黄 | Powered by LOFTER